擇你所愛 愛你所擇~從小聽到大的教條,可能是陷阱?《集體倦怠》讀後感

《集體倦怠》的作者─安妮‧海倫‧彼得森(Anne Helen Petersen),是一位專攻文化研究的作家與記者,她研究美國千禧世代:一般指1981~2000年出生的人,也就是臺灣說的七八年級生(二三十歲的年輕人),許多千禧世代現象和成因,放在全球和臺灣也同樣成立。

安妮發現,整個千禧世代面臨不穩定性:不再期待公司/工作會永久存在,身上揹債,為了家人、工作、人際關係、生活和債務的平衡而筋疲力竭。

為什麼年輕世代會活在這種狀態?這不穩定究竟從何而來?

選在開工第二天,看這樣標題的書、寫這樣的心得文,感覺似乎在正要努力振奮、大展身手的人頭上,澆了一盆冷水;但換個角度想,本書點破了,長久以來我們被灌輸的觀念信仰,或許可以幫太過努力、甚至還覺得自己不夠努力的人,重新廓清真正該努力的價值和方向。


 

安妮提到,千禧世代從小就被告知,自己需要找到父母認為優秀的工作,而且令同儕刮目相看,同時能做自己真正熱衷的工作,如此自然會帶來其他更好的生活結果。

  • 當「熱情」作為勞動的藉口

《集體倦怠》其中工作的章節中,開宗明義點出:「渴望一份自己熱衷的酷工作,是一種相當現代和資產階級的現象,而且正如我們將看到的那樣,這是一種把某種類型的勞動,提升到值得嚮往的程度,以至於工作者會為了從事它所得到的『榮譽』,而容忍一切形式的剝削。」

2005年賈柏斯在史丹佛大學畢業典禮致詞說:「你的工作將佔掉你人生的大部分,唯一真正獲得滿足的方法,就是做你相信是偉大的工作。而唯一做偉大工作的方法是,愛你所做的事。如果你還沒找到自己愛的事情,繼續尋找。不要將就。」

但安妮發現,做你所愛的工作,往往會讓你拼命工作,工作和生活之間沒有界限。而一群同樣被熱情驅動、被偉大工作吸引的人聚在一起,工作場所也往往被重新定義為「家庭」,彼此是家人。

然而,當熱情變成工作動機,甚至變成了「使命」的時候,工作會消耗掉太多個人認同,萬一失去工作,也失去對自我的認同。而當跟公司談論錢和工時、組工會爭取勞動條件,也會變得俗氣,對工作的奉獻精神也會受到質疑,被視為破壞家人之間和諧關係。

 

  • 「使命」往往成了剝削的邀請

對於雇主來說,使命也變成用來區分「被召喚」的應徵者和一般應徵者,如何被對待都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有機會做你所愛的工作。

這麼多人競爭這麼少的職缺,薪資報酬可以不斷降低,卻不會造成什麼影響,總會有人充滿熱忱地取代你的位置。(這段話是不是很有既視感)

甚至,為了表現出自己不同於競爭者的優勢而自我剝削:自願放棄休假、自願提早上班、晚晚下班,否認自己其實已經很倦怠了,永遠覺得自己還不夠認真。

「做你所愛」另外一個害處是,成功的人都是做他們所愛的工作;反之,你沒有成功,就是你做錯了,或是你還不夠愛(不夠努力)。

你會倦怠,不是你沒有熱情,而是你太有熱情了!

 

  • 從根本重新定位自己和工作的關係

千禧世代對「做你所愛」的幻想逐漸破滅,逐漸恍然大悟:不再想要得到夢想中的工作,而是需要一份不會報酬過低、工作過多,會讓他們內疚、而不替自己發聲的工作。

不用否定熱情,也不必神聖化,工作,就只是工作。

 

  • 《集體倦怠》
    作者:安妮.海倫.彼得森(Anne Helen Petersen)
    譯者:陳莉淋
    出版社:高寶
    博客來書店:https://is.gd/IGhpq5

 

Facebook Comment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