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物不浪費 飢者得溫飽 自己也賺錢!力世代社企創業如何3贏?─專訪銀色大門孫士姍、Tasteme葉柏軍

你聽過「力世代」嗎?

力世代並非是指力氣大的人,而是在工作、社會上不只在乎利己的報酬率,也追求利他影響力的人。根據《全球千禧研究》調查指出,47% 的全球青年期盼自己能對社會產生正向影響。

2020 年,社企流和聯合報系「願景工程」共同調查結果顯示:

  • 高達 74% 臺灣青年希望透過工作來改變或回饋社會。
  • 超過 50% 青年透過捐款、擔任志工等方式,讓社會變得更好。
  • 其中 10.6% 青年正在非營利組織或社會企業工作,藉由工作改變社會。
  • 更有 25.7% 受訪者表示「改善社會問題或對社會有益是成功的定義之一」。

這顯示青年在求職時,不再以賺錢為唯一考量,更重視工作的影響力和價值。

銀色大門的執行長孫士姍與 Tasteme 創辦人葉柏軍,兩人都在看見社會問題後,紛紛投入創辦「社會企業」。他們是如何在工作中創造價值?一起來了解他們創業的那些故事!

如果你還不了解銀色大門Tasteme,可以先閱讀以下兩篇文章:

 

撰文:許育瑄;攝影:李昀庭、莊晏維

 

改變的第一步:發現&定位

想要透過工作對社會產生正向影響,唯有「試了再說」!從實作當中才能發掘問題,進而找出自我定位,開啟改變的可能。

銀色大門執行長孫士姍說:「因為我是管理學院學生,一開始也不是把像什麼目標之類的,真的寫的那麼的具體,其實就是一個很簡單的行動,我就是想要單純去看真實的狀況。」

銀色大門創立初始,僅輔助各個基金會、社福單位送餐,但後來發現:長照送餐的單位雖然多,卻都是各自作業;在資源無法整合的情況下,原先的善意很難化為實質的幫助。

於是銀色大門才將自我定位,從協助送餐,轉為「資源整合」的角色,透過開發 APP 系統,提供串聯服務。

 

改變的第二步:人脈&資源

年輕人想要自己創業,初期往往會受限於沒有人脈、金錢等資源而打退堂鼓,而 Tasteme 創辦人葉柏軍,創業八個多月以來認識的人數,卻遠勝於過去工作四年多認識的人。

柏軍回想尋找志同道合夥伴的過程:「找同伴時,只要不吝嗇、別害羞去分享自己的想法,就有機會找得到。當然很多時候找不到,可是十個人裡面,總會出現一兩個。

而 Tasteme 的每個創業夥伴都有投資,再加上親朋好友的投資,前後湊了快好幾百萬,才開始我們的創業。」

讓團隊每個夥伴都參與投資,柏軍認為大家才能從中獲得成就感,也讓每個人都有同在一條船上的向心力;縱使創業初期,每個人都只能領微薄的薪資,但大家同甘共苦也撐了過來。

 

改變的第三步:行動&機會

有了想法與資源開始創業後,實際執行卻又是另一項挑戰,也是新創企業都會面臨到的問題:「別人不認識你!」

士姍自嘲說:「大多數人剛開始聽到銀色大門,還以為是賣門的,或是五金行。」而柏軍也曾在跟店家推廣合作時,被誤以為是詐騙集團,被店家拿掃把趕出去。

但他們轉念思考,這也意味著「他們做的事沒有人做過,他們是唯一的一個」:如果他們做的事情有人做過,對方一聽就知道要做什麼,例如:推銷、賣保險。而都沒有人做過的事,也代表潛在的市場與機會。

 

看見市場的藍海

常會有人將社會企業與 NPO(非營利組織)、NGO(非政府組織) 搞混,認為社會企業需要透過捐款才能營利,甚至將社會企業與不賺錢畫上等號,但士姍卻在成立社會企業後,發現新的市場。

一般人可以在餐飲外送平台,輕鬆訂取想吃的食物,但是患有糖尿病、高血壓等疾病的長輩,卻訂不到符合他們飲食需求質地的餐點。針對長輩飲食的貼心服務,就是士姍在長照送餐服務當中看見的商機之一。

士姍:「銀色大門的存在,不是要變成另外一間基金會去做勸募,我們想要成為一間會獲利的社會企業,我們想要打破『社企=不賺錢』這個等號。」

銀色大門除了輔助長照送餐服務,還有自費戶透過付費的會員制方式,一天不到 15 元,就能讓長輩享有送餐、到府藝術陪伴等更多服務。從送餐開始,打開更多長輩的服務機制,是銀色大門的野心。

 

改變的第四步:堅持&初心

社會企業成立目的,在於試圖解決社會問題,發揮自我社會影響力,但實際上還是會面臨到許多問題,是在事前構思想像時很難考慮到的。

銀色大門成立兩年多來,士姍坦言在推廣 APP 上遇到了極大的困難。

士姍分析:「傳統的基金會習慣依循既有的送餐模式,或是發展重心不在送餐服務,也會因為不認識銀色大門而不願意嘗試。

一開始想說,我們弄的這個系統應該很方便,應該所有人都會歡喜使用。但很多單位會比較保守,他會想說我用了十幾二十年的方式送餐,憑什麼要你們這群年輕人告訴我該怎麼做會比較好。」

而 Tasteme 希望透過商業模式解,決商業造成的食物浪費問題,卻也遇到消費者無法理解其「惜食」理念,反而認為福袋食物應該如正餐美味、口味不合、福袋價值不符預期等,導致誤解與抱怨,進而批評店家。

柏軍:「我們希望解決食物浪費問題,而不是去創造更多浪費。如果店家為了要讓福袋食物像正餐一般美味,那就要做出新的食物,消耗更多食材,這有點本末倒置。」

 

越挫越勇,回想起點與未來

不論是青年創業或成立社會企業,都會面臨諸多挑戰,即使不被他人所認識、執行與想像有落差,但這些都沒讓士姍與柏軍卻步與放棄。

坦言自己有無數次想放棄的念頭,但士姍想到長輩的溫飽,只因自己一時的挫敗情緒而不做了,就可能會因為缺少營養、肌少症導致跌倒住院,接著就在醫院躺一輩子。

士姍:「這是我阿公、阿嬤的未來嗎?這是我的未來嗎?如果這不是我想要的,為什麼不現在去行動,變成我們想要的未來。」

因此,銀色大門縱使有送餐大使,但士姍與團隊夥伴們還是會定時親自送便當,除了驗證提升服務,也從中感受堅持的初心。士姍認為:「你要真的送過才知道困難在哪裡,所以當真的去看見問題時,會發現自己做的事情很值得、是有意義的,那就可以繼續做下去。」

「減少食物浪費」是柏軍的初心,縱使過程中經歷挫折,但他堅持自我信念,從中看見自己的影響力,確信自己的堅持並非是一件傻事。

柏軍:「你會覺得你在做一件對的事情,然後我通過這個對的事情,又可以幫未來的自己賺錢,或是賺自己的履歷,既然可以有這個機會來做這件事情,我覺得信念滿重要的。」

因此,Tasteme 將品牌形象年輕化,透過社群經營、行銷手法等方式,擴大品牌受眾、提升年輕人參與率;也簡化領取福袋流程,讓任何人都可以容易參與;設計紙袋提升質感,讓領取剩食變成高尚不老派的行動。

這也讓 Tasteme 獲得更多人的認同,有更多人願意提供資源,支持他們持續下去,甚至逐漸擴大規模。

 

力世代正改變世界!

銀色大門自 2019 年 12 月成立至今,已為 159 位長輩總計送出 24,980 份便當,累計 1,506 天的服務天數,並透過 4 項送餐關懷指標,掌握長輩身心狀況,除了為長輩送溫飽,更送愛、關懷與健康。

Tasteme APP 在 2021 月 4 月上線,不到一年的時間內,達到 5 萬會員數,與 200 多間商家合作,共同搶救了 20 噸剩食,間接減少 50 噸的碳排放。

兩者的數字還在持續上漲中,青年投入社會企業讓改變成為可能,為社會帶來正向影響!

Facebook Comment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